都市时报数字报 > 2020-10-17 >A07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奸淫不满10周岁幼女将适用更重刑罚
     发布时间:2020-10-17
字体大小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董建楠

  10月13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旨在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刑法保护。修正内容包括:①修改奸淫幼女犯罪,对奸淫不满10周岁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伤害等严重情形明确适用更重刑罚。②增加特殊职责人员性侵犯罪,对负有监护、收养、看护、教育、医疗等特殊职责人员,与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不论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应追究刑事责任。③修改猥亵儿童罪,进一步明确对猥亵儿童罪适用更重刑罚的具体情形。

  现状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数量连续上升

  据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显示,近年来,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呈上升态势。2017—2019年,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33790人、40005人、47563人,2018年、2019年同比分别增长18.39%、18.89%,提起公诉47466人、50705人、62948人,同比分别增长6.82%、24.15%。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暴力化特点愈发突显。2017年,检察机关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诉人数居前六位的罪名、人数分别是强奸7550人、盗窃6445人、故意伤害5010人、抢劫4918人、寻衅滋事4265人、交通肇事4014人,六类犯罪占提起公诉总人数的67.84%。2019年,盗窃、交通肇事犯罪人数明显下降,同期猥亵儿童、聚众斗殴犯罪人数大幅上升,居前六位的分别是强奸、寻衅滋事、猥亵儿童、抢劫、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六类犯罪占提起公诉总人数的62.22%,全部为暴力性质犯罪。

  2017—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成年人强奸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7550人、9267人、12912人,2018、2019年同比分别上升22.74%、39.33%,其中起诉猥亵儿童犯罪分别为2388人、3282人、5124人,同比分别上升37.44%、56.12%,起诉强制猥亵、侮辱未成年人犯罪665人、896人、1302人,同比分别上升34.74%、45.31%。与2017年相比,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上述三类犯罪人数占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的比例也由22.34%上升到30.72%。

  另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的2019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的统计显示,2019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性侵未成年人案例301起,受害人数807人,年龄最小的仅4岁。“女童保护”组织对这些报道的案例分析发现,在这301起案件中熟人作案占70.43%,包括教职工、亲戚、邻居(同村人)、继父等。在这些案件中,性侵者多次作案的比例过半,持续时间最长达22年,被害人中女童占92.83%,小学和初中受侵害比例最高。利用网络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例呈高发态势,校园、培训机构等是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高发场所。

  不过,较好的趋势是,家长对儿童性侵的关注度和警惕性有明显提升,在2019年接受问卷调查的家长中,对于媒体频繁曝光的儿童遭遇性侵案例,57.03%的人表示听说过,同时还有50.05%的家长正在学习相关防范知识。

  案件

  河南尉氏县原工商联副主席

  强奸14名幼女被判处死刑

  2019年6月4日,强奸14名幼女的河南省尉氏县原工商联副主席、尉氏县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赵志勇被执行死刑。

  经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罪犯赵志勇与同案被告人李娜(女,已判刑)经共谋,由李娜到尉氏县的初中学校寻找年龄小的女学生供赵志勇奸淫,李娜纠集刘某、吴某鑫、蒋某桐、郝某、谷某静、秦某丽、李某冰、赵某伊(以上人员均系未成年人),采取恐吓、殴打、拍下体照片威胁等手段,先后强迫朱某佳等在校初中女学生与赵志勇发生性关系,共计25人32起,其中幼女14人19起。同案被告人刘洪羊(已判刑)明知李娜强迫初中女学生供赵志勇奸淫,仍驾驶车辆提供帮助。

  2018年10月23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例判决赵志勇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罪犯赵志勇不服,提起上诉。同年12月20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后当庭宣判,驳回被告人赵志勇上诉,维持原判,同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依法裁定了对赵志勇的死刑判决。

  ★观点

  猥亵罪

  不应该仅限于女童

  男童也应该加强保护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孙文杰表示,支持此次猥亵儿童罪责的修改,修改后的猥亵儿童罪责进一步明确了适用更重刑罚的具体情形,包括:猥亵儿童多人或者多次的;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猥亵儿童的;造成儿童伤害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猥亵手段恶劣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有利于从立法上织密未成年人保护网,解决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孙文杰说,从“女童保护”组织的统计看,虽然被害人中女童高达92.83%,但是不应忽视剩下7.17%男童的占比,随着社会发展,一些恋童癖、同性恋都会威胁到男童的身心健康,任何一次不法侵害都会给男童及其家人造成沉重的打击。“因此为了保护儿童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建议对男童也给予和女童一样的保护力度。”

  不少网友和市民也表示,猥亵未成年犯罪不应该仅限于女童,男童也应该引起重视,同时接触儿童的职业应该更加严格地进行人员审查,尽可能避免此类事件发生,有过此类事件前科的人员应该禁止从事接触幼儿的行业。

  近年来,低龄未成年人实施严重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引发社会关注。黑龙江13岁男孩强奸案、大连13岁男孩杀害10岁少女案……每一起案件都冲击着公众神经。

  孙文杰认为,虽然刑法起着预防犯罪和惩罚犯罪的作用,但是法律毕竟是保障人权的最后一道屏障,为了能够从源头避免损害结果的发生,应当从家长、学校、社会层面做好未成年人的安全监管和教育工作,只有给未成年人营造一个保护自己、关爱他人的成长环境,才是避免危害的关键所在。

  市民张女士也表示,幼儿园是此类事件发生的重灾区,应该从多方面加强监管,减少伤害事件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