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时报数字报 > 2020-03-26 >A13
长期宅家导致离婚率升高?
盘龙区政务电话咨询多,五华区数据变化不大,呈贡、西山区没增反减
     发布时间:2020-03-26
字体大小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赵茜 李宛芸 林霞 毛亚南

    因为疫情,今年大家宅家的时间变多了,孩子延后开学,家长不出门,一家人在家大眼瞪小眼,家里的气氛还好吗?昆明各县区婚姻登记窗口介绍,从2月下旬恢复正常办理婚姻登记手续以来,确实有一部分因“宅”而起的离婚案例,但也有一部分县区出现近一段时间离婚数量较平常减少的情况。

  盘龙区

  恢复办理业务前几天离婚较多

  盘龙区政务服务中心介绍,从2月25日中心恢复办理正常业务以来,截至3月16日中午,该中心婚姻登记窗口共办理结婚登记232对,离婚登记145对。窗口工作人员介绍,最初几天每天办理离婚登记的数量高于结婚登记,特别需要预约办理的时期,每天打电话咨询离婚的电话特别多,之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工作人员介绍,在办理婚姻登记的人群中,大多原因是“最近一段时间宅在家,家庭成员相处时间较多产生矛盾。”

  “我对一对夫妇印象特别深刻”,婚姻登记窗口工作人员介绍,一般在办理离婚登记时,工作人员都会大概询问原因,并视情况进行调解。“这对夫妇办理手续的时候,女方简单讲了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夫妻双方宅在家,一直没有出门,和老人住在一起,因为孩子的抚养问题和一些生活琐事产生了一些矛盾,双方决定离婚。”

  窗口工作人员还说:“当时我们觉得他们俩并没有原则性的问题,调解了一个多小时,但是男方态度坚决,就为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一周之后,夫妻两人又回来办理了复婚手续。”

  最近一段时间在盘龙区政务中心办理离婚手续的人群包含了各个年龄段的人群,工作人员介绍:“前几天有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来办理离婚手续,老太太说,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能出门,广场舞也跳不了,天天在家矛盾就突出了,最终双方决定离婚。”

  五华区 

  数据与往年相比变化不大   

  17日上午11点,记者在五华区政务服务中心婚姻登记处看到,有两对新人正在窗口办理结婚登记,等候区仍有5人在等待办理。

  五华区政务服务中心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介绍,中心从2月17日正式恢复各项事务办理工作后,从第一天上班到3月13日,共有155对夫妇办理离婚手续。

  政务服务中心婚姻登记处负责人倪先生介绍,正式上班第一周,前来办理业务的人较少,一周后逐渐恢复正常,离婚的人数并没有较大波动,与往常一样。

  倪先生说,前来办理离婚的人,有的是因为其中一方出轨,有的是因为双方收入差异大,还有的是出于某种原因办理假离婚而后复婚。来办理离婚的人中,有很多是因为财产纠纷而在现场大打出手,这种情况比较常见。

  “有一对夫妇来办理离婚时,双方家属也来了,因为双方对财产分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家属在现场就打了起来,最后双方都没有让步,就交由法庭解决了。”倪先生说。

  呈贡区、西山区 

  离婚数据较往年有所减少

  呈贡区2020年1月开始至3月17日,有99对离婚夫妇,今年受疫情影响,离婚率有所下降,2018年、2019年基本都是140对,140对是往年离婚数据。疫情影响有两方面,一来延迟复工复产,二来响应号召积极抗疫减少出门。

  西山区窗口登记数据也较往年有所减少。西山区2020年2月17日至3月17日,结婚登记278对,离婚登记160对。2019年春节后,2月11日至3月17日数据显示,结婚登记444对,离婚登记247对。

  ★不同观点

  灾难对婚姻产生影响的驱动机制

  平时总觉得工作忙,没有时间陪另一半,甚至还为此心怀愧疚。因为疫情影响,有了大把的时间相处,为什么有些地方反而离婚人数激增呢?他们的决策是如何做出的,驱动机制又是什么?今天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贫贱夫妻百事哀吗

  当一场大灾难降临时,人们会因为失业和收入减少承担沉重的经济负担,从而导致婚姻瓦解,俗语常说的“贫贱夫妻百事哀”描述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但是如果我们用经济学的眼光分析,灾难带来的经济负担对婚姻存续的影响时,似乎得到的并不是统一的结论。认为经济负担导致离婚,是肯定的。

  可是另一种看法认为,如果在已有分析中加入“离婚成本”的考量,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论。因为离婚本质是一个经济意义上的奢侈品,夫妻一旦离婚,意味着无法共享房屋、无法共同分担生活开支和子女抚养成本。而且,疫情导致的长期居家,也会提升离婚和在婚姻市场搜寻新伴侣的成本。除了上述观点间的冲突外,经济学分析很难令人信服的是,他们并没有提出一种很直观、生动的机制来解释离婚背后的行动逻辑。

  压力下的亲密关系

  当一场灾难降临时,一段亲密关系的维系真的会全部由家务劳动和离婚成本左右么?我们似乎还抱有疑惑。那么,灾难带给人最巨大、最直接的冲击到底是什么?是压力。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心理学的研究视域,我们会发现无论是灾难本身,还是灾难引发的经济困难,他们都会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个体感受到的巨大压力和刺激。在这次新冠疫情暴发的初始阶段,很多朋友在网络上查看了大量疫区的求助信息和新闻后,会感到难过,灾难会带给人们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糟糕的应激反应。

  原本存在的婚姻矛盾被压力放大;解决问题的效果大打折扣;甚至我们很难获得来自伴侣的支持。这么看,似乎压力理论可以很完美地解释。

  但真实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在汶川地震次年,受灾地区的离婚率的确上升了,但是同期结婚率也上升了1.92%。似乎压力理论并不能解答地震后结婚率上升的现象。

  威胁程度越强,依附行为越强

  在极度危险的灾难面前,人们都会第一时间寻求亲近。为了应付灾难带来的恐惧和威胁,情侣会增加依附行为,使得情侣间的情感联结变得更强,关系更亲密了,于是有更多的情侣选择在灾后走向婚姻殿堂。

  但是,按照依附理论的假设,夫妻同样会因为灾难而产生更多的依附行为,这种相互亲近和相互支持不是会让婚姻更稳固么?在灾难和离婚率的关系上,压力理论和依附理论产生了截然相反的结论。

  灾难也是一种催化剂

  研究者认为,结婚率、离婚率和生育率三者的同时增长意味着,灾难也许只是成为了他们采取行动的加速器和催化剂。

  那些在灾难后离婚的人,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复杂。他们只是在灾难中认清了自己的婚姻状态,更坚定做出了选择;而那些结婚的人们,灾难让他们丢掉了所有的犹豫,更决绝地奔向了自己所爱的人。

  疫情是生活的“照妖镜”,他不但让我们看清了生活的本来面目,而且拨开了日常羁绊的迷雾,让我们变得清醒而坚定。    据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