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时报数字报 > 2019-11-09 >A13
★对话于坚
写作的价值在于“修辞立其诚”
     发布时间:2019-11-09
字体大小

  书香昆明:《于坚诗集》编选体例很独特,对此你是怎么考虑的?进行诗歌创作40余年来,你在诗歌中变化与不变的元素是什么?

  于坚:这种编选体例是基于对我写作的内在历史的认识。另外,诗歌创作40余年,对我而言,不变的是诚实天真,变化的是语言的呈现方式。

  书香昆明:你曾在许多活动中朗读过自己或他人的诗歌,你认为诗歌与朗读的关系是怎样的?

  于坚:朗诵是一种传播。诗是沉默的,因此可以向各种各样的声音敞开。同一首诗,朗诵者不同,也就敞开了这首诗的一个声部。好诗是多声部的。

  书香昆明:作为一个诗人,你认为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

  于坚:诗植根于语言的历史中。一首诗的“好”也是超越语言、超越历史的。若问这种“好”究竟是什么,我只能读诗给你听。一首诗就是一个语词的场,像寺院、教堂那样的场。好诗必须由读者自己进入,置身于诗人所创造的语词现场,才能感受到那种“好”。

  书香昆明:如何引导读者读诗?

  于坚:诗是灵魂的向导而不是归宿,诗的工作是指引人们上路,不应该总是要求诗歌告诉读者一些警语格言。你只要读这首诗,就会沉浸在那种感觉里面。

  书香昆明:无论是摄影,还是散文、诗歌,你的作品都从不同视角观照世界,你认为文艺作品与生活的关联是怎样的?更喜欢用哪种方式呈现生活?

  于坚:生活即诗。指出诗意所在,乃语言之必要。诗意并不意味着只是所谓的美。美并不见得就好。好就是诚实的表现。一切写作的价值都在于:修辞立其诚。修辞方式是自由的,诗,摄影都可以,只要你做得到。

  书香昆明:请对如今云南的青年诗人提一些建议。

  于坚:我给青年诗人的建议是:修辞立其诚。写诗是一种善,一种语言的超度,急功近利必与诗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