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时报数字报 > 2019-09-11 >A10
“下班雨”任性变“过夜雨”,西山区和度假区受影响最为严重
从下午5点到次日清晨
615名排水工人全力处置
     发布时间:2019-09-11
字体大小
  A08-A10版


  排水工人在闸口路铺设抽水水带 本版图片■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孟祝斌 实习记者 马松华


  金柳河中的水被抽排到船房河中


  中泵站,工作人员布管抽水


  中泵站,工作人员观察水位在抽排下是否有所下降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祝小涵

  

  9月9日傍晚,一场入秋后少见的暴雨袭击昆明主城。虽然此前气象台早已发布了预警,但这场“下班雨”却让很多人猝不及防,主城部分路段不久便出现淹积水,伴随而来的交通拥堵,让很多市民的回家路变得艰难。

  晚上9点,翠湖东路、圆通北路(与圆通西路交叉口)等路段出现淹积水。到9点40分左右,淹积水排除完毕,道路恢复通行。

  但在此次降雨最集中的西山区和度假区,降雨带来的影响尤为严重,不断考验着风里来雨里去的615名排水人员。

  10日凌晨1点 闸口路4台水泵同时工作

  “你好,度假区闸口路淹了,你们快来看一看。”9日晚12点左右,有读者拨打都市时报新闻热线65353000焦急地说。随后,记者驱车从昆明市新闻中心赶往闸口路,雨势虽已减弱,但西福路新河特大桥下的隧道还是积水了,车辆无法通行。无奈,记者一行只能绕道滇池路。

  滇池路右转入闸口路不久,便是淹积水路段。10日凌晨1点,积水已接近成人膝盖,一旁的金柳河,河水正漫过河堤,不断涌入闸口路。被淹没的路段有200多米,附近是列侬溪谷等3个小区。

  “水有没有进入小区?”记者询问海悦花园后门值守的保安。“没有,排水公司来得快,水只是漫到门闸这里。”淹积水路段,排水公司车辆上的水泵不停轰鸣,从金柳河抽水。水管的另一头,是300米开外的船房河。

  “金柳河河道狭窄,行洪能力不足。闸口路路面高程远低于河道水位高程。一旦金柳河河水漫堤,短时间内就会淹没路面。我们只能采取临时强排方式,把水抽到船房河中。”现场,市排水公司的邱皓告诉记者。

  200毫米管径的水带,每段25米长,需要12段才能铺到船房河。浸过水的水带,一段重约15公斤。工作人员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水中跋涉,把水带接好,脸上混着雨水和汗水,头发湿漉漉的。

  “本来是4条水带同时作业,但有车辆经过,司机没注意,把我们的两条水带压裂了,就只能重新铺设。”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语气中透着一丝焦急和无奈。旁边,送外卖的小哥骑着电动车涉水而过,一对情侣站在没被淹没的绿化带上踌躇不前,胆大的司机涉水而过,激起一层层波浪……

  “排水车上有8个水泵,每个水泵每小时可以抽排400立方米。照目前的情况看,4台水泵同时工作,10日凌晨应该可以把水排干,保证一早的正常通行。”邱皓说。

  10日凌晨2点 采莲河中泵站临时水泵紧急强排

  几公里外,草海大坝旁,采莲河中泵站的5台固定水泵在机房中开足马力,以每小时23760立方米的速度将蓄水池的水抽到草海。

  “第一台水泵从9日下午5点就开始作业。上游来水太猛,到晚上9点20分,我们把5台水泵全部开启了。”中泵站值守人员范亚娟告诉记者。

  8条水带一端伸向蓄水池,一端连着与中泵站一墙之隔的草海。“水过来了,大家注意安全!”在现场指挥的小伙子大声喊着,水带旁的工作人员一字排开,一只脚虚踩在水带上,眼睛紧盯来水的方向。随着电机启动,水带迅速膨胀,几秒之内冲向草海。“这几个临时水泵是10日凌晨2点陆续开启的。平时,蓄水池的水位为2米,现在是3.4米,远超警戒水位,希望能尽量把水往外排。”范亚娟说,平时,整个中泵站就一个人值守,每班24小时。遇到这种紧急情况,机修组、运行科、维护标段的同事都会提前赶来,合力抽排。

  “收到暴雨预警后,我们其实已经做了提前部署,但这场雨来得太大、太急了。”一同而来的邱皓告诉记者,金柳河连同附近的几条河流,来水一路汇集到采莲河,最终到达中泵站的蓄水池。平时,河水可以通过自流的方式流入草海。但遇上大雨,草海的水位会上涨,高过蓄水池水位。中泵站就会关闭闸门,启动水泵,向草海抽排。如果这里的抽排不及时,附近区域的河水无法及时排走,就会出现区域内河道水位上涨,路面、小区淹水的情况。

  记者凌晨3点离开中泵站时,范亚娟匆匆和我们道别,转身快步走到她的同事中间,投入紧张的工作。身材瘦小的她,背影在雨夜里显得格外坚定。

  一场暴雨,考验着上百万昆明市民,更考验着这些风里来雨里去的排水人。“希望这是今年最后一场大雨。”车子飞驰而过,不时溅起水花,记者在心里默念。隔着滇池遥望昆明城,夜宁静而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