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时报数字报 > 2018-12-06 >A10
自称所在律所多年没为自己买社保
公益维权律师
退休前为自己维权
     发布时间:2018-12-06
字体大小

  ■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丹

  再过几个月,刘爱国就满60岁了。作为云南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和合伙人,多年来他热衷于公益诉讼,为农民工维权。如今,即将退休的他却为自己的“老有所养”走上维权之路。他通过仲裁申请,希望认定他与该律师事务所2005年3月7日至2018年6月存在劳动关系。因仲裁被驳回,他向法院提起诉讼。11月21日,该案已开庭审理。

  刘爱国:“律所未履行缴纳社保的责任”

  “明年6月20日,我就满60岁了,到时将办理退休养老的各项手续。”刘爱国称,2005年3月14日,经云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处批准,他转入该律所执业。

  “从加入执业到现在,律所没有与我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不履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的责任,才导致了我今天走投无路。”刘爱国称,2015年12月30日至今,该律所仍欠他从业时的工资158632.35元。而且2016年至今,律所法定代表人陈先生先后3次不让其参加律师年检。他认为,律所及其陈先生的行为,严重侵犯了他的个人合法权益。

  今年6月11日,刘爱国向云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仲裁,请求确定刘爱国与该律所2005年3月7日至2018年6月11日存在劳动关系。

  9月5日,仲裁裁决书驳回了刘爱国的仲裁请求。裁决书称,刘爱国系该律所合伙人之一,虽然其律师执业证上有被申请人单位名称,但判定双方是否符合劳动关系的特性不能仅依靠名称。刘爱国在该律所无固定工作时间,无需进行考勤,无证据证明该律所向刘爱国按月发放过劳动报酬。所以,双方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拿到裁决后,刘爱国表示不服,遂向盘龙区法院提起诉讼。 

  律所:“他没有履行合伙人义务”

  对此,云南鑫金桥律师事务所的法定代表人陈先生表示,律所有3名合伙人。其中,刘爱国持股40%,另外两名合伙人各持股30%,3人都是以合伙人身份而不是以劳动关系进律所的,而且刘爱国并没有履行合伙人的义务,没交过一分钱给律所。陈先生表示,刘爱国已经六七年未到律所。

  至于律所为何不给刘爱国购买社保,陈先生说:“2005年,律师还买不到社保,2008年、2009年以后才允许我们购买。如果他想购买社保,应该回律所和大家商量,但他并没有来。”

  针对合伙人关系和用工关系,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热线的一名工作人员称,按照《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如果公司合伙人和公司仅是合作关系,不适用于用工关系,公司是否给该合伙人购买社保属自愿。如果双方存在用工关系,公司就必须与该合伙人签订劳动合同并购买社保。